10萬英畝習俗地遭侵占 普南族起訴砂州政府 和相關發展公司

timber-firms

編譯:烏舜安咿
圖:FMT, Borneo Post

普南族(Punan)起訴砂州政府、伐木公司和相關種植公司,指相關單位侵占其族群的土族習俗地(NCR)超過10萬英畝,並希望能透過公平的審訊,保障他們的權益。

根據《今日自由大馬》(FMT)的於本月12日的報導,3名來自布拉甲縣的普南人Gebril Atong(39歲)、Sayang Kawang(72歲)和Medik Kojan(63歲),代表超過1000名族人起訴砂州政府、7個伐木和種植公司、砂拉越森林局總監以及砂州資源管理及環境部長,以捍衛被侵占的超過10萬英畝土族習俗地。

kch-bp120116-kb-ncr-p3-ok

有關被侵占的土地位於加帛省的布拉甲縣,根據普南族人所述,該森林土地與普南族的歷史、文化、身份和生活有著緊分不開的聯繫。

也是普南土族習俗地行動委員會(Punan NCR Land Action Committee,PNLAC)的發言人Gebril Atong表示,普南人的森林叫做“Baliu Kano”或“Ipung Popien”,是族人的森林保護區;族人在《1958年砂拉越土地法典》制定以前就已在有關土地生活,也符合了該法典所列明的條件,即只要能證明原住民在1958年1月1日以前定居在土地上,就能索取土地擁有權。

“森林與我們族人是相互依存關係、森林更是包含我們的一切,也是我們的心靈(精神)、文化以及維持生活的重要元素;然而其世世代代所進行的捕獵地點、河流、蔬果園地都因土地被侵占而一一遭污染或毀壞。”

Gebril Atong也表示,該行動委員會非常歡迎砂州政府發展他們的土族習俗地,以讓族群受益,但前提是必須在獲得尊重和保護之下,得到公平、透明和合理的發展;然而這發生在任何族群社群中,唯布拉甲的普南人卻例外。

“那些租憑(土地)公司濫用了砂州政府及我們的信任,在發展我們的土族習俗地時忽視族群的土地權益。”他相信砂拉越土地與測量局在批出的發展地圖中,明確地指示租憑公司相關的條規,包括在施工時必須將其族群的土族習俗地排除在外,然而租憑公司卻違例了。

破壞祖先墳地和文化產物
他繼而申訴,來自Belaga、Kakus、Pandan和Jelalong約6000名普南人,他們的森林在過去幾年間遭大肆砍伐,而伐木活動也正正破壞著祖先的墳地。

“我們多次針對那侵占土地的事情提出抗議,可是都無效。其中,墳地被破壞的最糟糕情況是,我們坐落在相關地帶的文化產物(Kelirieng和Keludan)也受到影響。”

kch-bp120116-kb-ncr-p6-ok

他解釋道,“Kelirieng”是砂拉越的文化遺產,更是普南人的傳統產物,因此是在《1993年砂拉越文化遺產法令》下受到保障;而坐落在Tu’un Banei的“Keludan”與“Kelirieng”相似,但前者少了如後者般的的細工雕塑。

據Gebril出示證明了解到,砂拉越博物館曾在80年代時期,多次修復上述所指的文化遺產。

“受影響的地區皆被剷平、清除,並種滿橡膠與油棕樹,這是極為不尊重我們的文化和祖先。且,附近一帶更有大型油棕工廠。發展商破壞我們的文化產物同等違反州法律。”

他說,“若這等事情發生在上百年以前,即我們祖先的年代,那侵占者將會被獵頭!”

根據《婆羅洲郵報》報導,Gebril指在這與時並進的時代,普南族群全力支持砂州政府以及首長阿德南的領導。不過他也認為,阿德南欲縮小城市與鄉村之間的“發展差距”政策,也必須往他們的地區進行。

有關的起訴案件,人權律師Paul Raja將為普南人的代表律師,案件也會在2月1日至5日期間在詩巫高庭進行審理。

“最後,我們希望正義會獲得勝利,歸還我們的土地擁有權,以及要相關涉及的公司尊重我們的權利。”

新聞來源:FMT, Borneo Post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