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霾與油棕(二) ——華裔民族企業的“環保”

Asian Correspondent

馬來西亞人深信“馬來西亞油棕業絕對沒問題”,就像福島核電廠事故之前的日本人深信“日本核能絕對安全”。

一直以來,東南亞油棕業的種種問題、醜聞,最多文獻記載的是印尼案例。馬來西亞油棕業的問題,例如勞工剝削、童工問題、河流汙染、農藥問題、泥炭沼澤地問題、搶地、侵害原住民權益、貪汙,相關文獻不但相對稀少,而且幾乎都是外國人撰寫。

馬來西亞棕油局則是不遺余力的把油棕業粉刷成綠色企業,其手段有時候是離譜得連業者都覺得是在“倒米”。

c13e77646a046a074df95ea43138ad77
馬來西亞棕油局(Malaysian Palm Oil Board,MPOB)官網提供的馬來西亞油棕種植地總面積數據,2011年之後就從未更新 。

種族政治是這種民間消音現象的一個主要因素。馬來西亞各族人士傾向於依戀本族強人或強勢集團,深信這是捍衛利益和所謂“民族尊嚴”的良方。執政勢力種族論述即使是極之差勁的謊言,人們總是因著“如果不支持族人的政黨,就沒有族人替我們出頭”的說法而自以為“顧全大局”的繼續支持。

華社普遍崇拜華裔財閥

在油棕業課題上,聯邦土地發展局(Felda)是馬來社會民族尊嚴符號之一。華社則普遍上崇拜華裔財閥,作為“郭鶴年企業”之一的新加坡集團豐益國際(Wilmar International)自然是許多華社人士的民族尊嚴符號。

人們選擇歌頌和支持這些集團,對這些集團涉及的醜聞從不過問。本族人若是批評這種共識中的“民族事業”,通常就被視為叛徒。

案例1:PT Wilmar Sambas Plantation

2005年11月,在加裏曼丹三發縣(Sambas District)有一個叫做瑟努佐(Senujuh)的村莊,豐益國際旗下子公司 PT Wilmar Sambas Plantation(PT WSP) 在未經過當地居民的同意以及未獲合法準證的情況,對村莊土地進行開發。

2006年3月19日,村民扣押31個PT WSP工人,並奪取一輛挖土機和5把電鋸。村民領袖連同當地議員和森林局致函PT WSP要求其停工和撤離員工。該公司經理隨之道歉,且根據傳統法(hukum adat)繳付大約550美元的罰款,村民就把奪取的工具物歸原主,並釋放被扣留的工人。

886218b2c0aba01fc5548844697c8a1a2006年7月,西加裏曼丹發生森林大火,造成跨境煙霾問題。火點位置很“湊巧”的包括豐益國際3家子公司特許區。這3家公司,是PT Buluh Cawang Plantation(PT BCP)、PT Agro Nusa Investama(PT ANI),以及PT WSP。大火把2300公頃土地燒成焦土,其中包括一大片泥炭地,以及附近村莊的農地。

由於災情嚴重到迫使數個村莊的村民逃離家園,縣政府就組織調查團,在兩個月內徹查11個種植公司的特許區。

企業蓄意且系統性縱火

調查的結果是——PT WSP、PT BCP以及PT ANI“蓄意且有系統的”為了清理園丘地而縱火。根據 PT WSP 職員穆希比(Muhibbi bin M Nasir)的警方口供,動用挖土機清理土地的費用是每公頃440美元,用推土機是380美元,雇用當地人用電鋸和斧頭只需83美元。

調查結果出爐之後,縣環評局以及3個當地非政府組織起訴PT WSP和PT BCP,因著人力資源有限而無法起訴PT ANI。當局也凍結PT WSP和PT BCP的土地開發環評審查。然而,這兩家公司的開發活動依然進行。

2007年2月2日,瑟努佐村516個村民發表一份聯署聲明,要求豐益國際全面停止所有在他們村莊土地範圍內的油棕園丘開發活動。豐益國際代表後來回應說尊重村民的意願,但是同時也說:倘若村民日後“發現其他社群因油棕業而興旺”並打算成為小園主的時候,“別怪豐益”。

2007年7月,荷蘭地球之友(Milieudefensie)連同兩個印尼非政府組織發表一份調查報告書,向國際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IFC)、棕油可持續發展圓桌會議(Roundtable on Sustainable Palm Oil,RSPO)、以及豐益國際的一眾金主,針對三發縣風波做出投訴。

受影響村莊和企業達成協議

2007年10月和11月,在 IFC 合規顧問/巡查官辦公室(Compliance Advisor/Ombudsman,CAO)的協調下,瑟努佐村和另一個叫作小沙景安(Sajingan Kecil)的受影響村莊,與豐益國際達成協議。

96336b111cde5f117f7151c57a27cb241豐益國際把1699公頃森林地還給受影響的社群,為開發活動造成的破壞給予賠償。豐益國際也同意提供投資基金以進行社區發展,並且協助當地人進行油棕小園丘種植業。

2009年5月,三口洋(Singkawang)法庭宣判PT WSP和PT BCP罪名不成立。理由是火勢“從當地居民土地蔓延到相關公司土地”,並指“被告已經盡力救火,惟因風勢與旱季因素造成大火難於撲滅”。

案例2:PT Jatim Jaya Perkasa

2013年6月,印尼多處發生泥炭火患和森林火患,火點集中在油棕業和伐木業特許區。PT Jatim Jaya Perkasa(PT JJP)特許區在6月12日至20日發生34宗火患。在回應綠色和平的批評時,豐益國際聲稱該公司已經在2005年脫售 PT JJP。然而,那其實是豐益國際和甘達集團(Ganda Group)之間的“交易”。甘達集團的老板甘達(Ganda Sitorus),是豐益國際其中一個創辦人吳笙福(Martua Sitorus)的弟弟。

豐益國際這種“子公司出事了就賣給親人”的手法,也出現在占碑省(Jambi)的土地糾紛中 。

案例3:PT Asiatic Persada

占碑省一個叫做彭古(Bungku)的巴丁森比蘭族(Batin Sembilan)原住民村莊,與當地 PT Asiatic Persada 公司發生多次沖突。這公司雖然是在巴丁森比蘭族習俗地搞開發,卻從不讓當地人成為特許區內的小園主。

2006年,豐益國際收購 PT Asiatic Persada 。2008年,一些巴丁森比蘭族人開始占據 PT Asia Persada 園丘部分土地。雙方僵持不下,未能達成任何賠償或和解,原住民只能靠拾取園丘內散落的油棕果賺取生活費。2011年8月,占碑警方連同園丘工人拆毀園丘內的原住民居所。3個月後,CAO 正式介入調解。

2013年4月,豐益國際把 PT Asiatic Persada “賣給” PT Agro Mandiri Semesta 以及另一家公司 Prima Fortune 國際有限公司(Prima Fortune International Ltd)。而 PT Agro Mandiri Semesta,是隸屬甘達集團。9月底,“換了老板”的 PT Asiatic Persada 退出CAO談判,取而代之的協調方是巴當哈利縣(Batang Hari)政府團隊,成員包括軍方和警方代表。CAO 在12月宣布結束談判。2014年3月,村民和園丘保安隊發生沖突,造成村民1死5傷。

豐益國際在2013年12月宣布“不砍伐森林,不開發泥炭地,不剝削”(No Deforestation, No Peat, No Exploitation)政策。此舉廣泛獲得好評,然而不少組織對這政策采取觀望和懷疑態度。從豐益國際“醜聞發展史”的角度來看,實在不難了解其中的懷疑,以及不信服的理由。

 


墨人,自由撰稿人。曾在報社打雜。平時挖掘環境課題資料。閑時以欣賞歌劇的眼光享受和評論電玩。

文章來源:當今大馬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