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丹采礦熱(二):用水銀河流換取鈔票

fb134d5aa4cacb8fb55e888d2e5b58be

鋁土礦熱潮,再度讓關丹成為國內外焦點。不過,紅塵滾滾的背後,鋁土礦對人與環境的實質危害又是如何?

《當今大馬》通過系列谷歌衛星圖像,對比關丹在鋁土礦熱潮前後光景,以讓讀者一窺關丹現處境況。

根據衛星數據,主要鋁土挖掘地,分別是武吉莪墾殖區(Felda Bukit Goh,距離關丹市區19公裏)、武吉莪土地發展(RTP Bukit Goh,16公裏)、哥打斯裏阿末沙(Kota Sri Ahmad Shah,16公裏),而最新一個挖土地址,則是米昔拉(Beserah,17公裏)。

Felda Bukit Goh

qduntwy

Kota Sri Ahmad Shah

 

crsmpwj

Beserah

izfmsga

鋁土礦開采活動,不僅導致關丹四處坑窪,更為臨近村落蒙上一片紅塵,讓村民曝露在呼吸或含有重金屬空氣的危險。

上述情況,大部分的發生地點,遠離人口聚集地。不過,《當今大馬》本月初的實地考察發現,一些新址設在靠近人口稠密的地區,而衛星影像尚未反映出來。

多名社運分子點出,鋁土礦所流失的物質,有可能流入附近的河流,汙染關丹水源,影響70萬人口。

河流標繪一窺實景
一些鋁土挖掘與儲蓄地,靠近主要河道如關丹河、馬莫河及廖河。《當今大馬》標繪出這些河流,以讓讀者了解其潛在威脅,與問題的範圍。

4008

鑒於缺乏地圖數據,上述地址並非全面詳盡,一些河川如檳榔河、本哥拉河也未能涵蓋在內。

環境局今年8月進行測試,發現生水的水銀含量偏高,不適宜人們飲用。

水中含有過量鉛鋁
fc08a944c1ffec484f48ea27cc48f2f4大馬工藝大學教授瑪克塔(Maketab Mohamed)專研水質與水質模型(water quality modeling)。他在12月初進行測試,發現生水的水質,符合規定標準。

然而,他發現在士滿慕、武吉莪的處理水,分別含有鉛與鋁,有違規定標準。

瑪克塔指出,這項測試僅是一次性的,若在檢測前下雨,或會影響結果。

雖然環境局發現,本哥拉河(見圖)的水銀含量,高出可允許水平22倍之多,但由於它並非人們的生水來源,瑪克塔並未納入其測試。

如今,本哥拉河已呈紅泥色,該河直接流入本哥拉岸灘,使得長達數百米範圍內一片赤紅,而漁夫就在當地捕魚。

水銀含量超標100倍
《新海峽時報》在今年8月,針對在本哥拉海灘捕獲的魚進行測試,發現其水銀含量,比起1985年食品法規所允許的1毫克/公斤,高出100倍。

高度汙染的原因,是因本哥拉河毗鄰於格賓港口(Gebeng Port)。如今,格賓海港景象,猶如紅色沙漠一般。

4pyi8jl

鋁土礦不受控制地運入港口,以出口到中國,加上大量羅哩湧入,紅塵翻滾,迅速破壞當地基建,不僅危及關丹漁業,更沖擊其他出口活動。

米昔拉州議員安旦蘇拉(Andansura Rabu)說,正因如此,港口數名租戶,已搬遷離去。

“許多在此的出口商離開了。在這樣的狀況下,如何能夠繼續留著?”

印尼退場大馬搶入
趁著市場短缺,鋁土礦價格優渥,關丹卷起一股挖礦熱潮。如今,共有44家公司獲得準證,以出口鋁土礦。

根據專研金屬業行情的《亞洲金屬網》,大馬在鋁土礦業本是默默無名,如今卻是中國最主要的鋁土礦供應商,在2014年首三季度就供應了1580萬噸,比前一年同期增長逾1100巴仙,更超越了鋁土礦大國澳洲。

箇中緣由,須從印尼說起。印尼占據全球鋁土礦供應的兩成之多,但在2014年1月12日,印尼政府禁止出口鋁土礦,以鼓勵本地鋁業發展。

利潤優渥的鋁土礦
每噸含有飽滿鋁土礦的土壤,出口者僅支付9令吉,包括運輸費在內,則是15令吉。不過,含有40巴仙含量的低級鋁土礦,每噸就可賣上29美元(124令吉)的好價格。

若他們通過洗滌方式,凈化鋁土礦土壤,最低含有45%鋁土礦的土壤,每噸更可賣43.5美元(186令吉)。

以上價格,是根據《亞洲金屬網》上,中國在12月初的獻價得出。

一輛載有30噸低級鋁土礦的羅哩,可為出口商賺取3000令吉,而每日均有數以千計的羅哩運載鋁土礦來來回回。

 

70d68fd9ae60cdae8d904e5a4f037672

下一步——凈化鋁土礦?
不過,凈利潤多寡,尚未得知。這是因為,開采活動涉及多層中介商,如招募當地領袖,再說服個別社區,以讓地主允許挖土機進駐,又或以金錢的方式,安撫村民的不滿情緒。

開采鋁土礦,雖涉及多層開銷,但其利潤之豐厚,意味著出口商可狂砸金錢,為所欲為。

不過,全球鋁土礦價格漸趨穩定,中國開始以低價收購。這或能抑制“砸錢辦事”的模式,並鼓勵出口商先凈化鋁土礦,以賣得更優渥價格。

如今,數個“凈化點”已在隱蔽的地方設立,而其中一個主要地點,是在雙溪榮河(Sungai Rong)的內陸。雙溪榮河是關丹主要生水來源之一。

鋁土礦凈化,會制造大量廢水。以往例子顯示,廢水儲藏方式欠佳,甚至可流入河道,以致河流受重金屬汙染。

這更進一步深化關丹人所面對的困境。

 

上篇:關丹采礦熱(一):塵土彌漫下的貪婪與暴力

新聞來源:當今大馬
本文原文是“How the bauxite rush is taking a toll on Kuantan’s future”,作者歐興良是《當今大馬》團隊成員,索尼婭(Sonia Awale)來自尼泊爾,目前在《當今大馬》實習;中文譯者是黃家俊。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