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氣候協定採納REDD +,預示著向防止毀林跨一大步

國際社會越來越認真看待降低排放,以阻止全球氣溫持續上升不減,而在巴黎的談判確實包含解決毀林的機制,以作為實現此一目標的主要手段。

2015年12月14日
邁克卡沃勒奇(Mike Gaworecki)

  • 許多森林專家和環保人士都在說,將REDD+列為巴黎最終協定的一個獨立章節(第5條),發出了一道強烈訊息,即為農業和其他經濟發展項目而輕率砍伐森林的時代正式近入尾聲了。
  • 該協定包含為意欲根據REDD+.er REDD+實施森林保護計劃的國家提供了必要的技術和科學規則藍圖。
  • 儘管許多專家稱讚該協定如何號召為REDD+籌資,它其實需要更多的資金,尤其是來自私人界的資金。
riau_1361-900x600
蘇門答臘的毀林情景。攝影:白瑞德(Rhett Butler)。

巴黎氣候談判前夕,聯合國減少毀林和森林退化所致排放量計劃(REDD+),因沒有重大突破而使其長期存活能力備受質疑。

可以這麼說,一般見解認定,如果《氣候公約》締約方大會第21屆會議(COP21)沒有簽署一份強有力的協定, REDD+將無法如最初設想那樣存活下去。

如今我們有了巴黎協定的定案, 而且正為人們譽為實質性的,甚至是歷史性的、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可能預示著化石燃料時代的結束。國際社會越來越認真看待降低排放,以阻止全球氣溫持續上升不減,而巴黎談判確實包含解決毀林的機制,以作為實現此一目標的主要手段。

新的巴黎協定要求限制全球變暖至「遠低於」攝氏2度(華氏3.6度),高於工業化之前的水平,並盡一切努力將溫度上升限制在攝氏1.5度(華氏2.7度)。由於世界熱帶森林儲存了全球多達四分之一的碳,以及全球96%的樹種,保存它們將是至關重要之事。
那麼,認為毀林換取更多養牛場和棕櫚種植園乃物有所值交易的全球刀耕火種經濟(slash-and-burn economy),是否隨此協定而敲響喪鐘呢?當然,對此眾說紛紜,畢竟他們將對此計劃討價還價,然後由195個國家商定,而這些國家各有承諾和優先事項。

需要注意的是,有大量的研究表明,REDD+所專注的一些市場導向舉措,其本身並不可能成為解決方案。然而,幾乎人人都認為,巴黎協定及其採納REDD+機制很可能會改變遊戲規則。

蘇門答臘的毀林情景。攝影:白瑞德(Rhett Butler)。

巴黎協定第5條
許多森林專家和環保人士都在說,將REDD+列為巴黎最終協定的一個獨立章節(第5條),發出了一道強烈訊息,即為農業和其他經濟發展項目而輕率砍伐森林的時代正式近入尾聲了。

掌管REDD+森林消耗趨勢追蹤計劃(Expenditure Tracking Initiative at Forest Trends,REDDX)的席爾瓦查韋斯(Gustavo Silva-Chávez)告訴Mongabay:「本次會議我們真正需要的成果是指明REDD將成為新氣候制度一部分的政治訊號。我們做到這一點了。我們有一個獨立章節。它不只是用幾個句子或一個段落談論減緩,而是一個獨立章節。這是各國都想看到的。」

席爾瓦查韋斯說,該協定包含為意欲根據REDD+.er REDD+實施森林保護計劃的國家提供了必要的技術和科學規則藍圖。

許多專家贊同他的觀點,認為採納REDD+是一個潛在的歷史性突破。

公民社會組織聯盟--REDD+保障工作小組(REDD+ Safeguards Working Group)的一位顧問萊爾(Donald Lehr)說:「巴黎協定涵蓋森林,這在氣候談判的歷史上是第一次。這份總體協定授權各國保存和加強“匯和庫”--森林和其他生態系統的規範包括從大氣層吸取二氧化碳的海洋。」

但是,萊爾補充說,該協定採納REDD+及其「相關指南和決定」,遠比僅僅承認保護森林為更廣泛的應對氣候變化的其中一個關鍵角色,進步得多了。

萊爾說:「細讀這份指南,你會發現極為重要的REDD+保障措施--旨在保護天然森林及其生物多樣性,以及土著人民和當地社區的權利。最為重要的是,它包含了一個關於如何採取和尊重這些措施的報告系統。此舉將為保障所有氣候保護行動的權利和保護天然森林開創一個先例。」

採納這些保障措施是重要的,因為土地使用權是在巴黎的談判代表們不得不應付的其中一項REDD+重大挑戰。確立誰擁有森林和森林資源的控制權,一直是妨礙REDD+得以實施的障礙。

前往《氣候公約》締約方大會第21屆會議的一組土著領導人,基本上點出了問題所在,還提出一份分析顯示,目前散佈全球熱帶森林的碳有超過20%是在土著人口的土地上。

需要更多融資,尤其是來自私人界的資金
土著人民和其他在地森林群落,以妥善管理他們的土地見稱,但是根據聚集在巴黎的土著領導人所說,他們將森林稱之為家園,而他們保護此家園的能力往往因缺乏法律和資金的支持而受到限制,尤其是他們不具傳統土地的所有權。

巴黎協定中的人權和生態系統完整性條款頗具抱負,然而,它們並不是具有約束力的規定,而且必須先得實施,然後方可見成效--紙上談兵許下承諾容易,付諸實行往往更難。

萊爾總結道:「因此,這只是一個開始。該協定將以各國所採取的行動來印證。」

富裕國家將受促採取的其中一項主要行動,是為該計劃提供充足的資金,這是巴黎峰會要回答的另一個重要問題。至此,REDD計劃已歷經十幾年的光景,大規模的資金流動卻還沒有兌現。

挪威已是為巴西等致力於發展經濟又降低森林砍伐的森林國家提供資金的佼佼者,如今還宣布將其森林融資計劃從2020年延長至2030年,預計將提供高達300億美元給保護熱帶森林的國家。

然而,據挪威的氣候與森林倡議主管梅菲羅(Per Pharo)所說,即便算上這筆錢,還是需要「可預見的、永續的、大規模的按績效給付之融資」。

私人界也有參與像REDD+這樣的森林保護計劃,但森林趨勢(Forest Trends)的席爾瓦查韋斯說,他的研究表明,在2014年已提供的所有資金中,私人界僅佔10%,這表明在許多問題未得解答之際,各企業都對REDD+踟躕不前。

現在,這些問題大多數都已在巴黎解答,各企業和政府有望開始投入更多的錢到REDD+的倡議,以作為抵消他們的排放量的一種手段。

伍茲霍爾研究中心(Woods Hole Research Center)的資深科學家戈茨(Scott Goetz)說,要求為REDD+融資的主張終於寫進了最終協定裡,此事令他深受鼓舞。

戈茨對Mongabay說:「我認為該協定的一個主要強處是呼籲(為REDD+)提供『充足、可預見和永續的資金』,以及依據成果給付的原則。易言之,就是按績效給付,這是一種獎勵辦法,獎勵長期投入努力成功減少森林砍伐的國家。」

當然,這意味著實施REDD+將需要對與毀林和森林退化相關的排放做精確的測量和一致的監測。

戈茨是一支研究隊伍的成員,這支研究隊伍在巴黎會談前發表了一篇論文,指出我們已經具備測量和監督森林碳儲存量的技術,以便為這類按績效給付計劃服務,而我們在這方面的能力只會因應新技術的到來而改善得更好,特別是在衛星觀測方面的技術。
戈茨說,既然我們有技術把這件事做好,他深受巴黎協定採納REDD+所鼓舞,即使還有很多艱苦的工作有待完成,方能讓世界森林和全球氣候不再受到威脅。

戈茨說:「我非常高興,經過這麼多人這麼多年的努力,終於將REDD+列入,尤其是推動REDD+融資。這不是像我所渴望的完全杜絕熱帶森林砍伐,但是所有的談判都是多方不同的利益之間的妥協,尤其是在發展和森林保護之間的權衡。」

 

新聞來源:Mongaba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