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會揭幕‧救地球最後機會 法重申協議需具約束力

巴黎氣候會議Q&A
來自190多國的談判人員11月30日起聚集巴黎召開氣候會議,目的在達成新的全球氣候變遷協定,以期強化國際抗暖化的舉措。巴黎氣候會議的內容及具體目標如下:

  • 什麽是COP21?
    各國政府自11月30日至12月11日聚集巴黎開會,共同協商新的全球氣候變遷協議。
    會議正式名稱為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1次締約方會議(COP21)。
    這次談判起自2011年南非德班,新的全球協定可望納入降低溫室氣體的承諾,因應氣候變遷影響,提供協助給需要的國家。
  •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又是什麽?
    1992年通過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是政府間協定,訂定長期目標(避免人為介入氣候系統的危險),設立指導原則,所有國家提出削減或避免溫室氣體排放的承諾,減緩氣候變遷的影響。巴黎協定將界定各國2020年後如何執行他們對UNFCCC的承諾。
  • 巴黎協定與京都議定書會有何不同?
    《京都議定書》是在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架構下,於1997年談判達成的協議。京都議定書僅對已開發國家訂定排放目標,成為美國不參與的借口。而巴黎協定可望納入各方減排的承諾。京都議定書訂定的目標有法律約束力,巴黎協定下的各國目標則未必。
  • 協定會達成限制升溫不超過攝氏2度的目標嗎?
    2009、2010年分別在丹麥哥本哈根與墨西哥坎昆,與會政府設定全球升溫不超過工業時代前攝氏2度的目標,巴黎協定很可能再度確認攝氏2度的目標,並可能以更為行動取向的用字說明此目標。
    根據監督氣候升溫的一項聯合計劃“氣候行動追蹤”獨立分析的結論,各國如完全落實國家自定預期貢獻(INDC),可能導致升溫攝氏2.7度;但若不執行,升溫會高達攝氏3.6度。
  • 在此情況下,巴黎協定如何提高各國意願?
    巴黎協定預計提出可長可久架構,指引全球未來數十年方向。許多國家政府支持應納入要求各國定期談判的條款,可能訂每5年,返回談判桌修改他們的國家自定預期貢獻,或提出新目標。目的是每隔一段時間持續對各國施壓,隨時間演進提高減碳目標。
  • 巴黎協定是否具法律約束力?
    是的,此協定將被視為國際法之下的“條約”。然而各國政府尚未明確訂出哪些部分將具法律約束力,此議題將影響美國和其他關鍵國家是否簽署。

151201g47

(巴黎30日綜合電)巴黎氣候峰會今天揭幕,法國總統奧朗德說,與會者肩負全人類希望,無論開發程度,任何國家都不應該逃避承諾,巴黎氣候協議必須具有普世性及約束性。

在巴黎召開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1次締約方大會(Cop21),是歷來最大型的氣候會議,195個締約國與會,其中150國元首出席,目標是達成一項歷史性協議,以減少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緩和暖化現象。

奧朗德在開幕式上致辭時說,與會者必須在幾天內為未來數十年下決定,最大的危險在於所設定的目標過低。

巴黎會議將決定地球的未來。
他說,巴黎氣候協議要滿足3個條件才能說是成功,首先要把世紀末的氣候升溫控制在攝氏2度、甚至1.5度以內,其次要定期管控,還要成立一個每5年檢視一次的系統。

他說,目前已有190國提出溫室氣體減量計劃。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說,巴黎必須成為一個轉折點,人類應采取更長遠、更迅速的行動,已開發國家應遵守承諾,每年動用1000億美元(約4300億令吉),協助開發中國家解決氣候和能源問題。

為期11天的峰會被視為“救地球最後機會”,將從11月30日到12月11日舉辦,全球195個締約國都會派代表團參與,包括至少147國元首,還有不計其數的非政府組織和觀察團,估計4萬人以上在場內外活動。

爭取氣溫限升2℃
本次氣候峰會焦點之一是各國將爭取就全球氣溫上升控制在攝氏2度以內,達成具法律約束力的協議,實施石化燃料減排方法,減少來自燃燒化石燃料,包含煤炭、石油與天然氣等的溫室排放。

會議主席、法國外長法比尤斯呼籲與會者妥協,他說:“我們必須決定要如何在這個地球上共存。”

法12萬軍警戒備
法國派2800軍警駐守會場,並加派6300警察和士兵到邊境加強巡查。全國共有12萬軍警戒備。由於緊急狀態令仍生效,環保人士縮減示威規模,僅在巴黎市中心以手牽手組成3公裏人鏈,力促采取行動對抗暖化。

美阻撓制定國際公約
2015年勢將成為紀錄以來最熱一年,今起一連12天在法國巴黎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大會,一舉一動也備受關註,更將影響地球的未來。

今年會議被賦予頗大期望,因中美等排放大國事前已達成協議及承諾減排;可惜在美國反對下,今次協議難像《京都議定書》般成為國際條約。

氣候變化威脅下一代
美國海洋和大氣管理局報告指出,本年頭10個月全球氣溫比上世紀平均高攝氏0.86度,較去年高峰再升0.22度,為1880年以來最熱。

氣候變化已對人類下一代構成直接威脅。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表示,全球有近5.3億孩子居於容易受海平面上升淹沒的地區,其中3億人更活在貧窮綫下。

同樣的,受嚴重乾旱威脅的小童亦多達1.6億。

數字凸顯全球達成新一份氣候協議的迫切性,各國蹉跎多年後亦開始正視問題。中美兩大溫室氣體排放國去年底達成協議,分別訂立減排目標;七大工業國年中亦承諾,會盡力在巴黎峰會上推動協議產生。

4分歧急需解決 誰出錢最大關鍵
但減排說到底是金錢問題,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仍有不少分歧需在巴黎峰會上解決。其中,伊朗、印尼等國就將減排規模與外來援助掛鈎。

雙方分歧主要體現在4方面,首先是融資問題。發達國6年前在丹麥哥本哈根會議上承諾調動更多資金,協助發展中國家減排,規模會在2020年增至每年1000億美元(約4260億令吉),經合組織指去年規模已達620億美元。

計劃雖然進展不錯,但發展中國家仍希望2020年後金額再增。

相比融資,建立窮國安全網的爭議可能更大。發展中國家期望在巴黎峰會上正式敲定機制,為窮國面對極端氣候災害時提供經濟保障,然而,美國已表明不會簽署包含補償責任的協議。

提供窮國經濟保障
至於長遠減排目標,七大工業國已同意在本世紀末淘汰石化燃料,惟經濟依賴煤碳的中印則不願訂出日期。

此外,雖然各方同意新協議應有一定約束力,對其法律地位卻有不同期望。歐盟主張協議應如《京都議定書》般成為國際條約,但遭美國反對,意味協議最終或會只規定各國各自立法,毋須接受國際監管。

新聞來源:南洋商報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