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帶雨林在2050年可達到減少一半的碳排放量的作用

 

翻譯:田欣穎

sabah_1454
馬來西亞沙巴熱帶雨林。攝影Rhett A. Butler

《自然雜誌》的一篇評論指出,為了實現控制溫度升幅在2度以內的目標,森林保護、森林恢復和良好管理熱帶雨林可達到減少一半的碳淨排放量的作用。

目前全球化學燃料的燃燒量未能達到2050年減少溫室氣體的目標。

來自Woods Hole Research Center的Richard A. Houghton和 Alexander Nassikas,Rainforest Trust和Million Acre Pledge的Brett Byers,做了一項研究,熱帶雨林能在一定的時間內達到可穩定或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作用。

“化石燃料排放量在十年後不太可能會下降,或是,在2050年下降80%。更有可能的是,2015年至2050年,化石燃料排放量將超過2千5百億噸的碳;2000年至2050年之間共累積了的4千億噸的碳;全球暖化升溫2度的可能性是超過50巴仙。而我們是否準備好應對地球升穩2度了嗎?”作者寫道。

“這仍有變數的。熱帶雨林俱有碳吸作用,可抵消至今至2050年大部分化石燃料的碳排放。從而穩定碳排放,在這幾十年內減少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以建立一個零化石燃料的世界。

作者提出另一種方案,既是土地利用,如溫帶森林和北半球中緯度森林、提高碳儲量的農業管理,草原與濕地保育。這些方案可以減少碳排放。

保護和恢復生態系統將保持住其關鍵環境服務,如淡水供應、當地社區依賴再生自然能源,並為生物多樣性提供棲息地。

儘管這些都是俱有潛力,若目前的趨勢持續下去,這些碳匯有可能在未來會被削弱的。例如,氣候變化越來越嚴重,將導致大規模森林消失,非自然火災將增加森林和生態系統的脆弱性,並導致疾病爆發。因此,作者認為,森林保護或森林恢復是可抵消碳排放,而非減少碳排放。

“森林管理是為了確保碳儲積不被延遲或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使用。”他寫道,“相反,若氣候變化是因為不受限制地使用化石燃料,權衡土地的碳儲積長期來說可能受益不大。若以森林作為結果,就得談回全球暖化的根源--碳。”

因此,該評論呼籲採取行動。

“實際行動是至關重要的,不只是恢復生態圈,也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使用。等待越久,化石燃料排放量越高。熱帶雨林抵消碳排放的潛在作用越小。”

作者認為,從生態系統破壞到土地管理的這段過渡期間是絕對不容易。這些導致森林破壞、森林退化和使用開採後的土地的機構,在政治或經濟上的影像力是強大的。例如,在印尼,種植與伐木業導致碳密集的森林和濕地被大規模地破壞,生態系統從碳匯變成碳源。這些機構實際上同時保持相當大的影響力。

作者,同時也是關注發展中國家,並建立多個保護區的環境組織Rainforest Trust和Million Acre Pledge的創辦人-Breet Byers表示,在與企業聯盟討論氣候變化之際,必須以森林為前提或重點。

“熱帶雨林在未來50年可以達到減少一半的碳淨排放量。”Brett Byersru如是表示。

“保護熱帶雨林是應對全球暖化的關鍵,政府、慈善和企業機構仍需作出努力。至今,我們已經保護超過5億公頃的熱帶雨林,但是仍有10億公頃的森林是迫切需要受保護的。”

 

新聞來源:Mongaba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