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不可信? 質問曼瑟與本土論述

“那個白人是虛偽的,不要相信他!他不是國王。如果你們去他的國家,會被打!我們知道你們的擔心,我們會幫助你們。但你們不能只是坐著,等著我們來餵,你們需要工作!” 一名砂拉越警官給本南人的勸誡

unnamed

一名白人走入砂拉越熱帶雨林,卻成了拯救少數民族的英雄?聽起來像是《阿凡達》或一些好萊塢電影的經典劇情——白人厭倦了城市的“文明”生活,決定走入山區,尋找尚未被汙染的原始生活。

昨晚在文運書坊舉行的新書發布會,推介了兩本重新出版的著作:瑞士作家呂迪蘇特爾(Ruedi Suter)於2005年出版的傳記《雨林英雄:布魯諾曼瑟的生死》及曼瑟本身於1992年出版的《來自熱帶雨林的聲音》。

發布會上,一名年輕人質問:為何又是白人拯救少數民族的故事?世上這麽多原住民因土地抗爭而犧牲的故事,為何我們只關心布魯若曼瑟?

與本南人的相互關系

b444000dd512ea23199f414b43ff5bb3本南人詹姆士(James Lalo Keso,見圖右)回應說,“曼瑟到森林向我們學習……在他來到之前,我們已經了解我們的雨林、土地、權益。”

“但是,他能告訴其他人,關於我們的故事(及抗爭),關於他和我們一起生活的感受。”

原住民關懷中心(COAC)協調員柯林(Colin Nicholas)則提醒,雖然呂迪書寫的傳記把曼瑟刻畫成“英雄”,但曼瑟本身並不自視為帶領本南人的英雄或領袖。

對他而言,曼瑟與本南人之間的關系是相互的(reciprocrative),只因他決心對本南人付出,且未曾終止。

柯林表示,許多人類學家到原住民地區學習、記錄他們的生活之後就離開,但曼瑟並不是如此。他留下來與本南人一起生活,甚至抗爭。

呂迪是曼瑟的好友,他寫下《雨林英雄》記錄曼瑟的一生。他說,曼瑟是個哲學家、畫家、活動家,為本南人生活留下許多珍貴記載(見圖)。

拒絕當兵而入獄數月

6b50b3a0c1e403b623f6244e0d7146a21954年出生的瑞士青年布魯諾曼瑟自小思想獨立,18歲那年因拒絕入伍當兵,入獄4個月。出獄後,他到阿爾卑斯山上當了12年的牧羊人。

為了體驗不受金錢約束的原始生活,他在大學圖書館搜尋資料時發現了砂拉越本南族,就毅然前往婆羅洲。

接下來的故事,我們已熟知——他和本南人生活了6年,學習本南族語、文化、森林生活技巧,得到本南族人的信任,更稱他是“本南男人”(laki Penan)。

這期間,他和本南人碰上了砂拉越大規模伐木活動,本南人賴以為生的森林被一座座砍伐,祖地被財團大舉入侵。曼瑟成了示威抗爭的“顧問”,和族人共同設立路障阻止伐木公司進入森林。

不久,曼瑟就被列為“頭號公敵”,被禁止踏足砂州。他於1990年被迫離開砂拉越,於是回到瑞士創辦了布魯諾曼瑟基金會(Bruno Manser Fund),把本南人的抗爭及砂州伐木問題帶到世界各地。

到各國展開抗議活動

3e38a496a04760a1403edd99a61db569曼瑟在瑞士、日本等國組織抗議非法伐木的運動,甚至曾展開長達60天的絕食抗議,以讓更多人了解婆羅洲原住民的困境。他也曾在巴西和時任首相馬哈迪見面,惟結果不如所願。

之後,曼瑟多次非法進入砂州,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曾於1999年完成乘坐滑翔機,飛上時任首長泰益住宅屋頂抗議的壯舉。

2000年5月,曼瑟從印尼加裏曼丹秘密非法進入砂州時失蹤。多年搜索仍遍尋不獲後,曼瑟在2005年被瑞士巴塞爾法庭宣布死亡。

當年,許多砂拉越和馬來西亞官員利用同樣的“外來者”邏輯,企圖破壞曼瑟和本南人之間的信任,告訴他們“白人不可信”。

他們打出本土牌,拒絕“外來者”幹涉砂拉越問題,要求砂州人支持砂州人。

本土論述或面對困境

言猶在耳,近年來在砂拉越醞釀的本土砂獨主義,似乎也以支持砂拉越人為先的邏輯,反對任何來自西馬的幹涉。

聯邦政府越打壓分離主義分子,本土論述或將走得更加激進。

新書發布會上該年輕人的質問,若轉化為如今的語境,則將會是東、西馬人在資源和政治上的分配問題。

“為何都是西馬人?沙砂本土力量在哪?”或許有人會這麽問。

但是,在面對財團及官僚資本主義,認清共同的敵人更為重要。而“為何是白人”或“為何是西馬人”這樣的本土邏輯,不僅無法解決核心問題,更將分化抵抗霸權的力量。

布魯諾曼瑟給予的啟示,並非因為他代表本南人發聲;而是他如何與本南人建立了“共生”的關系,更以實際行動對抗霸權。

新聞來源:當今大馬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