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中的森林(樹木篇):泥石流揭伐木問題被漠視‧大馬森林消失量冠全球

 

永久森林保留區及非永久森林被大肆開墾,改作為種植與農業用地,造成森林面積減少了。
永久森林保留區及非永久森林被大肆開墾,改作為種植與農業用地,造成森林面積減少了。

加叻大道的泥石流意外,使到非法伐木再次成為輿論焦點。

工程部長拿督斯里法迪拉指出,由於有樹桐被洪水衝入大道,相信森林深處有伐木活動。另一方面,彭亨州務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卻否認該處有伐木活動。

這場意外沖下來的泥濘,清理數天後路段即可恢復通車。然而在一些我們看不見的地方,砍伐卻是夜以繼日的進行著,政府要花多長的時間,才願意正視不斷消失的森林呢?

美調查報告:短短12年
馬失掉一個丹麥國森林

2000至2012年的大馬半島森林消失面積。
2000至2012年的大馬半島森林消失面積。

2013年,美國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研究員與谷歌、美國航空航天局、伍茲霍爾研究中心和美國地質調查局等發佈一項調查指出,在2000至2012年間,馬來西亞的森林損失面積冠全世界。

在這段期間,馬來西亞森林消失的面積達4萬7千278平方公里,這塊面積比丹麥國土(4萬3千零94平方公里)還要大,而其中2萬5千978平方公里充作為橡膠、油棕種植園及其他農作物種植地。

大肆開墾森林快速消失
我國的森林以驚人的速度消失,這主要是土地用途變化的結果,永久森林保留區或非永久森林被大肆開墾,改作為種植與農業用地,造成森林面積因而相對減少了。

森林面積減少,土地無天然遮屏,抵禦自然風險的能力大大減低,造成泥石流、土崩、水土流失及山洪爆發等。

資源管理諮詢公司技術總監林澤偉受訪時指出,全馬到處都在砍伐森林,不管是合法還是非法的,這也導致目前全國只剩下少過50%的天然森林;而在西馬半島,只有少過40%的天然森林。

丹森林被侵蝕改種橡膠
他表示,森林砍伐的主要原因是棕油和橡膠種植園等對土地的需求。

林澤偉舉例一些地方如布城,已經完全沒有森林了。他說,即使是吉蘭丹,這個原本擁有60%森林的州屬,森林地也一點點被侵蝕,轉變為橡膠種植地。

“除了非永久森林保留區被開墾為農作地,丹州政府甚至允許以橡膠種植來取代森林保留區。這是令人感到擔憂的。”

他提到,這也是目前我國大部份州政府管理森林的模式,允許砍伐自然森林,並以種植橡膠園來取而代之。
“這不是森林永續的方式。一旦森林被破壞,一些樹木如柳安木、橡果木、菠蘿格木及拉敏木等,也有被砍完的一天。

專家:州政府獲賦權
森林局沒權管伐木

林澤偉擁有森林學的學士與碩士學位,目前在諾丁漢大學大馬分校修博士學位。他的研究項目包括整個馬來亞半島、沙巴和砂拉越的森林,另外也有參與蘇門答臘和加里曼丹的一些森林研究項目,主要的研究範圍是紅樹林,泥炭沼澤地和高原森林。

他說,在馬來西亞聯邦憲法之下,州政府被賦予管理森林的責任;而西馬半島森林局只是負責協調和研究。

這也意味著,西馬半島森林局不能干預州政府決定開發森林的決定。當州政府為了發展犧牲森林,森林局卻無法插手,這使得保育森林的工作相當艱難,也陷入了該管的不管,要管的管不著的兩難。

他說,大量砍伐森林會造成森林的植物和動物的品種多元性逐漸減少、水土流失導致水源污染及洪水泛濫以及氣候變化。

中央森林脊柱
胎死腹中

林澤偉提及,我國確實有一些不錯的保育森林計劃,比如說由全國物理計劃(Rancangan FizikalNegara)在2012年提出的“中央森林脊柱計劃”。

中央森林脊柱計劃(Central Forest Spine)是把半島受破壞的原始森林再復合,創建整體一貫的野生動物保護區。

這項計劃能不只是保護野生動物,創建生物多樣化,更重要的是,樹木能製造人類所需的氧氣,同時吸收二氧化碳,減少溫室效應,並提供人們乾淨水源。

這是跨州屬的計劃,而森林土地是州政府的權限,許多州政府不願犧牲發展計劃,繼續開發森林土地,為此這項計劃胎死腹中。

州政府批地
森林局代罪

過去當金馬崙及吉蘭丹發生嚴重水患時,都會歸咎於周邊地區的非法伐木活動。

大馬半島森林局總監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舉例說,地方規劃是縣長的職責,當金馬崙過度開發成為種植地,發生嚴重水患時,往往矛頭都指向森林局管理不當。

非法開墾地屬州政府
他說,金馬崙發生水患是非法開發耕種地,而這些地是屬於州政府的,那麼該問的是誰批准土地開發?

阿都拉曼指出,很多人不理解森林局的職責,往往只要事發(伐木、亂葬崗)地點在森林,就把責任推給森林局,認為他們沒有盡到責任。

在1984年國家森林法下,永久森林保留地是由森林局管理;另一類則是非永久森林保留地(私人土地及政府森林地),則不受森林局管理。

他進一步說明,聯邦憲法賦予州政府森林和土地的擁有權,因此州政府有權發展和管理他們的土地和森林。

他指出,森林局的職責僅是提供技術顧問、訓練森林巡邏員、管理森林資源及森林展覽。

“如果州政府決定開發非永久森林保留區作為商業發展或規劃農作地等,森林局是無法阻止他們的。”
擬用無人機監測伐木
森林局總監阿都拉曼披露,在西馬半島的永久森林保留地如玻璃市、檳城、馬六甲和吉隆坡都沒有涉及伐木活動,其他州屬如柔佛、森美蘭、吉蘭丹、彭亨、登嘉樓、吉打及雪蘭莪則有在永久森林保留區砍伐。

多州仍有伐木活動
“不管是否永久森林保留區都可以砍伐,分別在於永久森林保留區是選擇性砍伐,只可以砍足齡的樹木;而非永久森林保留區則可以砍光樹木,作為開闢道路、園坵和學校。

阿都拉曼指出,偷盜樹木一般是在非永久森林保護區,一些有申請執照,一些則是非法砍伐,這些有組織性的盜木者不怕被罰款,因為樹桐有價,所以他們故態復萌,繼續冒險盜木。

他說,現有的巡邏靠人力,森林巡察員的配備十分簡單,這對監管廣闊的森林而言,是相對困難的。

他披露,目前該局已提呈建議,以購買無人飛機監測森林活動,同時拍下不法之徒在森林幹下的行為,包括盜木、盜獵、破壞及蓋房子等。

邊界森林區歸軍警管
阿都拉曼指出,吉打、玻璃市、霹靂、吉蘭丹和柔佛都有永久森林保留區位於國家邊界。這些邊界地帶雖是永久森林保留區,但卻是處於國家安全地帶,由警察或軍人來管治。

他舉例,像北部發生的亂葬崗事件,森林局的巡邏員不能進入禁區,若要進去禁區,必須得到國家安全理事會的允許。

森林局沒鎗械難管邊界阿都拉曼說,不管是人口販賣或動物走私都是集團性操縱,森林局官員只有一把刀自衛,對方卻可能擁有鎗械。森林局可以增加官員管理邊界森林,但是他們沒有給配備如何去管理邊界?

“有人濫用森林充作為臨時安頓偷渡客的帳篷,關鍵在於政府必須劃分界線,現在從吉打黑木山至勿洞或是哥樂,只是一望無際的荒野,而不是像馬新邊界那樣分清界線。

他建議在邊界森林建圍牆,劃分國界。無論如何,此舉也間接影響動物的生態,因為它阻礙了動物的活動範圍。若有心利用森林偷溜進來,縱有一道牆,也可以翻越,又或是鑽地道,防不勝防。

(星洲日報‧獨家報道:吳嘉雯)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