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林火和煙霾:印尼泥炭地的永續解決

我們可以做什麼,以便長期的打破煙霾問題的循環呢?我們又該如何處理潛在的因素以及達致永續性的解決呢?

翻譯:周澤楠

奧利亞( Aulia Erlangga/ 國際森林研究中心)攝影。
加里曼丹中區巴朗卡拉雅( Palangka Raya)的小孩在外頭遊戲時戴著口罩。奧利亞( Aulia Erlangga/ 國際森林研究中心)攝影。

農業的火是一項混雜的祝福。作為一項對貧窮農民而言非常具有成本效益的工具,千年以來,火一直是糧食生產的關鍵。在2000年,林火覆蓋了3億5百萬公頃( 350 Mha) –或全球大約百份之3的陸地面積 – 大部分的地區是在非洲的次撒哈拉沙漠。我們必須承認這些林火所帶來的好處。實際上,恰當的林火管理在許多景觀塑造和生態設置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很顯然,目前在印尼群島泥炭地的農業林火並不在上述行列。它們製造了按照以下順序之嚴重性的問題:健康災難,遷移人民,糧食生產議題,商業的破壞,土地的惡化,氣候影響,政治動盪以及國際關係的不安。

同樣顯然的,滅火器和滅火直升機也將無法對撲滅火勢造成任何助益 (需要的是雨水),也對處理隱含的因素毫無差別。

就像近幾個月內不斷重複的那樣,這故事每年也在重蹈覆轍。另一項不斷重複的模式是一旦下雨而象征該林火的結束而迅速消失的關注

現在,重複著數年前的态度,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以便能長期的打破煙霾問題的循環呢?我們又該如何處理潛在的因素以及達致永續性的解決呢?

為了展開這項新的敘述,我認為提出林火/煙霾對全球氣候的影響並非解決該危機所要優先的考慮,儘管媒體在聲稱所排放的溫室氣體的明顯效應,也不應該首先聚焦於生物多樣性的保護以及泥炭地生態系統的完整性之重要性。

從解決方案的觀點看,如果我們以嘗試回答環境問題的出發點開始,我們可能會面臨失敗。相反的,將減低氣候和環境影響視為和解決健康,貧窮,糧食以及治理議題同等重要或互惠互利的情況,將會是更有建設性的觀點。

現在是時候來決定長期的適當行動,在煙霾和受到的關注的情勢還未煙消雲散之前
彼德荷姆格蘭( Peter Holmgren)

所以,現在怎麼辦?

雨季终将象征著農耕地開發季節的結束,並且撲滅殘餘的林火。然後我們將享有三個月到九個月沒有煙霾的日子。

關於煙霾的新聞報導很快就會消失,並且由更具體以及更有市場價值的時事所取代。同樣的,採取長期解決方案的政治動力也將會式微。

解決隱含因素非常耗時。在煙霾和所受到的關注情勢還未煙消雲散之前,是時候來決定長期的適當行動。

在國際森林研究中心 (CIFOR),我們和夥伴們已經在討論未來的行動。我們已經就一個共同的平均水平得出一些初始的論點;即必須將林火和煙霾課題提到更高的層次,並且在廣泛的意義上處理發展的問題。

由這裡開始,我們鑑定了一系列我們應該加以奮鬥的基礎並且直接的目標或成績,包括:

• 大幅度的減低從森林轉變為農耕地
• 減少在農業中使用火
• 普遍減少在泥炭地上的耕種
• 改善鄉村的生計和收入的機會
• 改善永續性產品的市場以及其價值鎖鏈
• 恢復退化的泥炭地

我們相信隨之產生的影響也應該以相似的廣泛意義來加以制定:

• 改善的健康
• 減低貧窮
• 減少糧食生產的風險
• 減少橫跨多種領域的商業損失
• 減低溫室氣體的排放

不僅如此,當我們為一定規模的防火目的奮鬥時,也必須同時將行動瞄準於如何將希望和實踐轉型的比例增大。我們應該將行動聚焦於提供替代性,給那些依賴在泥炭地進行火耕的貧窮群體(作為工人或農民)。這包括擬定更廣泛的 財政政策,來支援貧窮的群體。

我們也必須將改變行為的行動延伸至投資者,其中以加強醒覺和金融機構的參與為關鍵。有效的起訴將繼續扮演重要的角色。研究、擴大服務、教育、提升大眾的醒覺以及能力發展,統統都是解決方案的重要組成部分。
最关键的是,我們需要一個长期跨領域的計劃之合夥經營;包括林業,農業,健康,金融,執法,大規模的商業以及教育。

其中一些該考慮的行動包括:

  1. 大眾投資 (處理鄉村人民需要的財政政策,例如學校教育,保健,就業供應, 為不使用火的農業提供的各種鼓勵);
  2. 銀行和金融機構約定抑制不恰當的投資 (在印度尼西亞和國外),通過調節金融服務;
  3. 加深和涉及大規模土地使用的企業之間的協定;
  4. 減輕公共機構的繁文縟節,並提升它們承擔責任的能力。
  5. 土地使用政策,空間規劃和土地所有制的改革;
  6. 提高大眾醒覺的運動 (教育,電視,媒體,社交媒體)以便提倡可持續發展,農業的替代性技術或投資,以及執法改革;
  7. 研究在不同情況下對健康,農業和商業所造成的影響(包括正面和負面影響);
  8. 研究林火和煙霾對氣候造成的影響,包括全球暖化以外的方面 (例如局部降溫效應);
  9. 研究並領航有效的恢復泥炭地措施。

很顯然的,這是一項難以完成的任務,可是現在是時候來決定如何向前邁進了。

要不然的話,這將會是另外一篇來年用來說明過去缺乏政治意願和道德意願來尋找長期解決的文章。

文章來源:Forests News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