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水壩原住民社運份子聚集於馬來西亞砂拉越

ANNETTE GARTLAND 著于 2015年10月25日
翻譯:周澤南

p1030632-640x480

來自全世界的原住民社群代表,聚集在婆羅洲北部,以見證馬來西亞砂拉越州的設路障阻擋擬建巴南水壩運動的第二周年。他們要求取消世界各地的類似水壩計劃,除去現有已存在的水壩,以及充份承認原住民的權利。
他們呼籲各國政府,跨國公司以及其他人士應該停止將水壩呈現為對氣候中立的建設,並且承認它們釋放大量的溫室氣體,包括甲烷。

“我們要求砂拉越政府取消巴南的所有伐木特許權,將已頒布的土地歸還給原住民社群,並且為了大眾利益而取消巴南水壩計劃。”這是有關環境與河流的世界原住民高峰會議的代表們所作出的宣言。“我們也呼籲政府聆聽巴南人民的聲音,並且和專家商討開拓鄉村替代性能源的選擇。”

上個月,砂拉越首長阿德南宣布暫停巴南水壩的建設計劃,可是社運份子聲稱,他們將繼續駐守他們設在兩個地點的路障,直到他們確認該計劃已確定會取消為止。這是懷疑阿德南動機在於贏得選票,而一旦將於明年進行的州普選過後,可能就要取消暫停建壩的決定。

一旦落實該水壩計劃,大約兩萬人將會被遷移,面積非常巨大的熱帶雨林也會遭淹沒。

實際上,砂拉越巴貢水壩的興建已經遷移了大約一萬名原住民,並且淹沒了700平方公裏的雨林和農耕地。那些遭遷移的人民只獲得三英畝的土地,租期為60年。“政府曾經承諾當地居民,我們會獲得很多機會,並且將成為百萬富翁”,代表 Hary Wing Miku說。“現在我們多數已經破產”。該水壩建竣和操作三年後,其運作依然小於其可靠容量。

在2020年之前,砂拉越州計劃興建總共12座水壩。

330px-bakundam
2009年時正在興建的巴貢水壩

高峰會議的參與者們也要求馬來西亞的沙巴政府停止興建凱端水壩( Kaiduan Dam)。來自沙巴的代表們聲稱:“該水壩將會對我們的生活,自然資源以及文化造成巨大的毀滅。”

代表們在最後的宣言裏也聲稱,水壩對社會-生物多樣性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損失。人民和動物因為水壩而喪失性命,一起隨之喪失的還包括祖傳土地,文化和傳統,知識,特殊的棲息地和生態系統,生計以及遺產。

“水壩所導致的復合的影響造成上遊和下遊社群幾個世代的人民,在心理上和情感上的創傷”,代表們聲明。他們也宣稱:“逼遷行動典當了傳統的制度和身份。遭淹沒的聖地則典當了靈性生活,而被分隔的社群則引發社群之間的沖突。”

p1030616-640x480來自美國加利福尼亞Yurok部落的Sammy Gebshaw (左圖), 是其中一名突出水壩所造成的河流汙染的代表。他說, Klamath河產生了滿池的水藻 ,水中也含有已達到非常危險程度的毒素。 2002年的時候,發生了史上最嚴重的魚類集體死亡事件,多達 6萬5千條成年的三文魚魚死亡。

社運份子們成功的取得了一項歷史性的歸還合約,規定上述在 Klamath河的水壩必須鏟除。雖然該協議還在等待美國國會的批準,可是社運份子聲稱,目前美國已有多達 200座水壩被拆除。拆除水壩已經蔚為風氣。

p1040173-640x480來自洪都拉斯的大眾公民委員會及原住民組織的Berta Cáceres,是今年的2015年Goldman環境獎(中和南美洲)得主,她說社運份子成功阻止了14項水利發電計劃,可是還有300座水利發電水壩計劃陸續而來。
洪都拉斯的社運份子面對嚴峻的壓迫和侵害,她說:他們派遣軍隊,警察,甚至職業殺手到我們的領地。 我們組織的10名成員為了捍衛 Gualcarque河,其中四名被謀殺了。”

Cáceres (左圖)也補充說,政府已經將洪都拉斯的百份之三十的土地給了跨國采礦公司。

峰會代表們也提出,像水壩那樣的巨型發展計劃往往涉及貪汙和濫用公款,進而導致成本的嚴重超支。

“水壩只為那些掌握權勢者帶來利益,而對廣大受影響的人民造成毀滅性的影響。由於較少破壞的,小型的,不太昂貴的替代發展項目對精英而言利益不大,它們往往受到忽視。”

代表們要求各國政府,企業公司,發展機構,捐贈機構以及投資者們,尊重原住民自治和自主的權利,並停止進行那些沒有獲得受影響居民的“事先,自由和知情同意”的水壩工程。

代表們指出,水壩的策劃和建造鮮少涉及受影響民眾的參與:“很少獲得受影響居民的事先,自由和知情同意。而且該過程往往直接抵觸國際勞工組織 (ILO) 的169協定,即有關原住民和部落人民的權利,以及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 (UNDRIP) 。”

代表們認為,應該承認原住民的土地管理和實踐為一項達致生態系統健康的工具。同時也應該在鄉區實施利用自給自足的,小型的再生能源計劃作為電氣化計劃。

代表們也呼籲對承擔水壩計劃影響的上遊和下遊社群進行充份的補償,恢復原狀或公正。“雖然這些行動已經無法彌補所造成的不可替代的損失。他們也要求提控和懲罰那些觸犯協議和法律的公司或個人。

峰會參與者也提出特殊的要求,對其他國家采取以下行動:

• 洪都拉斯政府取消在神聖的 Gualcarque河進行的Agua Zarca水利發電計劃,以及私有化和摧毀河流,文化以及Lenca族群之領地的其他水利發電特許權。
• 呼籲柬埔寨政府和國際機構停止在該國興建所有水壩;
• 呼籲巴西政府取消在Xingu 河興建的 Belo Monte 水利發電綜合中心,以及在亞馬孫河流域的150項水利發電計劃;
• 要求菲律賓政府停止興建巨型水壩,停止使用San Roque 水壩,結束對社運份子進行的政治誹謗,騷擾,和為他們貼上共產黨標簽。也停止法庭職權以外的殺害,並且為所有政治殺害的受害者提供正義;
• 要求必須在2020年之前去除在加利福尼亞的四座 Klamath水壩,“在該河流以及其資源還未永遠消失之前”;以及
• 要求印尼政府停止“利用發展的名義,傷害原住民及剝奪他們的自然資源”以及停止在 Seko社群的土地上興建的巨型水壩。

代表們要求洪都拉斯政府遵守並實施國際勞工組織 (ILO) 的169協定。他們也呼籲停止迫害所以柬埔寨的環保社運份子,以及即刻釋放四名被扣留的社運份子。

“全球社群必須傾聽原住民社群,向我們學習,並且承認我們的生活方式將能夠為災難性的問題提供解決方案。”他們聲明。

来自弄拉玛的社运份子Philip Jau
來自弄拉瑪的社運份子Philip Jau

該峰會由草根組織拯救河流聯盟( SAVE Rivers)舉辦。

 

新聞來源:CHANGING TIMES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