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森林宣言:時隔一年之後

2015年9月23日
作者:勞拉達塔羅(LAURA DATTARO)

Asian Correspondent

翻譯:莊迪澎

(紐約) 一年前,《紐約森林宣言》設下了一個大膽的目標:打造一個不砍伐森林的世界。然而,它並沒有擬出實現此目標的計劃。

該協議是於2014年9月24日在紐約召開聯合國氣候峰會時由30個國家的政府、50家私營公司,以及許多非政府組織和原住民簽署,目標是在2020年實現森林砍伐減半、並於2030年完全廢止森林砍伐。

在過去的12個月中,各國政府、非政府組織和企業都試圖為該宣言所留下的許多開放性問題找出答案。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Forestry Research,CIFOR)的森林與治理研究主任史蒂芬勞利(Steven Lawry)說:「這是一個很新的承諾,但過去一年裡已完成了解決一系列的實施問題的重要工作。」

「零砍伐」(zero deforestation)究竟是什麼意思?有些人認為,所承諾的目標應當是「零總砍伐」(zero gross deforestation),即不會清除森林地區以讓路給商品,如棕櫚油、紙張和紙漿、牛肉或大豆。

另一種做法是「零淨砍伐」(zero net deforestation),是指一眾公司可以清除森林,但必須以種植或在其他地方植林來補償他們的行動。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的資深科學家羅曼比拉德(Romain Pirard)說:「雖然從景觀角度來看,這種做法可能有意義,但趨勢是要實施『零總砍伐』,其中一個原因是它更簡單直接。然而,一些承諾有意超越這個,以及將重植森林納入配套中。」

一旦林業業者同意這些標準,他們面對的艱巨任務就是找出一種方法來具體實施。而且,由於開發森林地區是許多貧困地區的經濟增長關鍵,任何減少森林砍伐的計劃也得顧及當地人民的生計。

(「人們非常擔心它對小農戶造成的影響。 」)

雙刃鋸

印尼是全球主要的棕櫚油供應國,而且森林砍伐比例全球最高,上述張力導致來自該國政府的阻力,他們關注保護森林將如何影響該國的經濟和最貧困居民。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索菲亞尼茲(Sophia Gnych)說:「印尼有很多地區和分區仍然很貧困,這些種植園可說是政府為這些區域提供投資的一種有效方式。」

她繼續說:「種植園提供道路和就業機會,而且在某些情況下,還提供了學校、電力、衛生保健設施。對這些社區而言,如果他們的區域不准開發,就幾乎別無選擇了。」

雖然印尼政府簽訂了《紐約森林宣言》(該國亞齊和中、西加里曼丹省政府也簽署),但它一直反對制止非永續性的棕櫚油種植園。今年初夏,高階政府官員批評一份稱為「印尼棕櫚油承諾」(Indonesia Palm Oil Pledge,IPOP)的協議未經政府授權,而且可能傷害小農戶。

印尼政府甚至已經做了新的工作來支持棕櫚油行業,包括提高生物柴油的混合配額(15%),以及通過補貼來支持它。

尼茲說:「一方面,該國政府正在制定政策扶持由近50%小農組成的該行業,上述承諾似乎是試圖破壞它。」

她補充道:「利益相關者並沒有共識。就實現永續性棕櫚油生產的定義和方法,均未達成協議,所以各方的說法非常對立。」

尼茲說:「人們非常擔心它對小農戶造成的影響。我認為政府需要有一個明確和社會公平的計劃,以便不威脅到政府從該行業和鄉村發展取得的財政收入。」

消費大國

雖然政治意志可能會滯後,市場在很大程度上轉移到支持更為永續性的發展。

勞利說:「私營部門將是達到零砍伐目標的關鍵。」

(「全球森林治理架構的轉移,正由這些企業的承諾所推動。」)

對以負責任方式生產的產品有更大的消費慾望,再加上非政府組織針對不良行為企業做宣傳,也令投資者對支持不具社會和環保意識的項目保持警惕。

這意味著永續性投資的市場繼續增長。據勞利透露,該市場從2012年的13.3兆美元,到了2014年則增長至21.4兆美元。此增長為簽署諸如《紐約森林宣言》等承諾的公司打了強心劑,並讓他們為自己的承諾貫徹始終。

勞利說:「這是新的一天。全球森林治理架構的轉移,正由這些企業的承諾所推動。」

「印尼棕櫚油承諾」也曾在聯合國氣候峰會上創建,它代表了印尼棕櫚油市場的大變化。參與簽署的國際公司承諾在生產棕櫚油時不摧毀森林和侵犯人權,而這些公司佔了印尼商業棕櫚油生產的80%。

這給了他們很大的力量來改變印尼的棕櫚油生產方式。

該承諾,以及《紐約森林宣言》和現行的永續性棕櫚油圓桌會議(Roundtable on Sustainable Palm Oil,RSPO),都極力支持以更為永續性的方式生產的商品。然而,它們也導致目標變得更為複雜,且務必整合起來,以便實現零砍伐的目標。

尼茲說:「所有這些關於永續性生產的不同標準和想法,看來會使情況更加困難。為永續性生產訂立更加明確、可行的定義,以處理砍伐課題,是得加以討論和解決的事情。」

史蒂芬勞利(Steven Lawry)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的森林與治理研究主任
電郵:s.lawry@cgiar.org

羅曼比拉德(Romain Pirard)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的資深科學家
電郵:r.pirard@cgiar.org

索菲亞尼茲(Sophia Gnych)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的研究顧問
電郵:s.gnych@cgiar.org

原文出處:Forest News

延伸阅读:

ZERO DEFORESTATION SPECIAL: Pledges doomed without government support

ZERO DEFORESTATION SPECIAL: One wicked problem, three major challenges

Zero-deforestation pledges and palm oil: a conversation

Promises to keep: Can private sector ensure success of zero-deforestation pledges?

Forests ‘not only about the environment’: On SDGs, zero-deforestation pledges

New York Declaration on Forests elicits praise, concerns

Deforestation-free commitments: The challenge of implementation – An application to Indonesia

Published by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