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拯救地球,我們首先得愛她

翻譯 / 莊迪澎
作者 / 休華威(Hugh Warwick)
2015年6月19日

要拯救地球,我們首先得愛她

休華威(Hugh Warwick)寫道,教宗方濟各期望人類與上帝的創造物和諧共處的願景,已經挑戰了現代世界大國;而且還使天主教教會成了愛與同情的革命力量,為無處不在的社會和環境正義運動培力。

雖然我可能不同意教宗出自宗教動機而做好事的主張,但我與千千萬萬個教徒分享他們的解脫/安慰,即他和他所領導的強大教廷可能已經開始了一場對人類有益的革命。

以美國一些極右派人士的反應來判斷,教宗似乎已經觸及神經線了。

他大膽講出許多人極想秘而不宣的真話,就已經潛在地開啟了這麼久以來所追求的革命。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教廷一直在盛況和財富的順境中打滾,同時又執著於對成人間合意的床笫生活感到不快。

對我而言,教廷就如歷史和媒體的描繪的那樣,忽視甚至更糟的是,縱容和參與某些人最惡劣的暴行,所以不是吸引我注意的命題。

我聽過的關於基督宗教的最有說服力論據,是來自一個天主教工人朋友,他對我說,耶穌是一位非暴力的革命性無政府主義者。

然後,教宗方濟各……他正在做一種相似的好事,吸引我留意教廷的工作。難道他是那股帶領我們跨越臨界點的力量?讓大眾從無知過渡到了解?化被動接受為行動?

對最重要的事情打破緘默

運用大膽的語言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接受「生態系統遭受前所未有的破壞」此一真正的威脅,而且接受它是由我們造成,是我和很多很多其他人多年來一直在說的事情。

然而,大多數的政治或宗教機構的上層一直保持沉默。為何?因為接受此事為事實,意味著接受有必要為我們作為一個物種的生存方式設定根本性的轉變,而這將令那些正在緊緊握著權力的人失去他們的權力。

他談到我們的「家園」。這是共享的星球,是無數生命的家園。使用「家園」這個詞,十分重要。在希臘文,對應家園的是字眼是oikos,而我們從中學習生態學和經濟學。
生態學是研究家園,經濟學則是管理家園。正如敏銳的思想家庫馬爾(Satish Kumar)指出,管理自己不曾學習的事物是荒謬的。

但是,這些比呼籲考慮生態更具有穿透力的詞彙有個啟發性。它也提供了一個機會,讓各方重新思考他們如何就真正重要的事情溝通。

我們不會打救我們不愛的事物

我們在環保世界裡待了這麼久,都依賴於一套激勵人們在生活中做必要改變的邏輯;這個改變將開啟減少我們的影響程度之過程。

與我認為,其中一個原因我們已經做的,就是針對「信仰」的反應。因信仰讓我們陷入我們身處的一塌糊塗中--信仰我們在消滅這個世界之後,得以在另一個世界嬉戲;信仰在一個有限的星球上維持永續增長的經濟體。

但是,宗教和環境保護的本質之間的一個共同主題,那就是愛。已故美國作家古爾德(Stephen Jay Gould)的一句話就如此細膩地體現了這一點,他說:「我們不會打救我們不愛的事物。」教宗方濟各讓我們再次找回激勵我所認識的每一個人的事物--不是邏輯,而是愛。

我曾和一位植物學家談論大自然之美,而他說:「如果科學家否認無法估量事物的重要性,他們是在給自己幫倒忙。」而愛是最為無可估量的。

教宗方濟各的至理言說可能不足以扭轉我的無神論,但他們預示著天主教變得更加相關的時刻就要到來。

雖然我可能不同意教宗的宗教動機做得很好,我也分享了他,和強大的機構,他帶領,可能已經開始了一場革命,將看到好做地球上的生命百萬救濟。

雖然我可能不同意教宗出自宗教動機而做好事的主張,但我與千千萬萬個教徒分享他們的解脫/安慰,即他和他所領導的強大教廷可能已經開始了一場對人類有益的革命。


休華威(Hugh Warwick)是一位生態學家和作家。欲了解詳情、文章等,請登錄他的網站:urchin.info。
本文最初發表於Ekklesia.


文章來源:ECOLOGIST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