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羅洲犀牛可能已經野外滅絕了

馬來西亞旅遊文化與環境部長馬西迪·曼均(Masidi Manjun)日前確認,馬來西亞沙巴州已經沒有野生的蘇門答臘犀牛了——這很可能意味著蘇門答臘犀婆羅洲亞種已經野外滅絕,僅剩三只圈養個體。

2008年,研究者估計沙巴州還有50只犀牛。五年後,這個數字就降到了10只。現在,我們恐怕要面對事實——這個犀牛亞種也許已經從野外消失了。雖然在卡裏曼丹和印尼屬婆羅洲理論上有可能還有幾只犀牛,但它們也已經多年不見蹤影,最後一次出現是兩年前的相機捕捉到了孤零零的一只。

沙巴州的犀牛屬於蘇門答臘犀婆羅洲亞種(Dicerorhinus sumatrensis harrissoni),又稱為婆羅洲犀牛。這個亞種現在只剩下婆羅洲犀牛庇護所裏的三個個體——雄性Tam,雌性Iman和Puntung。

Tam,大概是世界上最後一只雄性婆羅洲犀牛了。攝影:Jeremy Hance
Tam,大概是世界上最後一只雄性婆羅洲犀牛了。攝影:Jeremy Hance

婆羅洲犀牛聯盟主席約翰·潘恩(John Payne)說,挽救它們的唯一出路,就是大規模體外受精然後尋找代孕母親了。

研究者一直希望這三只個體能夠自然交配,然而Iman患有子宮腫瘤,而Puntung則患有囊腫,多年來的嘗試始終沒能成功。

而在爪哇海的對面,其他的蘇門答臘犀牛也已經命懸一線。蘇門答臘島上存活的犀牛可能不到一百只(2008年,這一數字還是170-230只),而且生活環境嚴重碎片化,被割裂在三個不同的國家公園裏。

婆羅洲曾經幾乎全部被熱帶雨林覆蓋,但今天大部分雨林已經消失或者嚴重退化。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國際上對熱帶木材的大量需求帶來了大規模的砍伐。2013年的一項研究表明80%的馬屬婆羅洲雨林遭受了伐木業的沈重打擊。

隨之而來的是棕櫚油。20世紀90年代起,棕櫚油種植園成為了婆羅洲的重要產業,同時也成了毀林的主要推動力之一。在20世紀最後10年,86%的毀林來自棕櫚油的需求。被砍伐的森林依然能允許部分生物存活,但是棕櫚油種植園則是生物的荒漠。

棕櫚油種植園和雨林。攝影:Rhett A. Butler
棕櫚油種植園和雨林。攝影:Rhett A. Butler

然而,潘恩認為,婆羅洲犀牛走上絕路和毀林“一點關系都沒有”。他說,“早在1930年,犀牛就已經註定要滅絕了——那是千年來中國和婆羅洲之間犀牛角貿易的最後一波大浪。”早在大規模毀林之前,盜獵就已經讓犀牛“不再是一個可繁殖的種群,而變成了零星的個體”。

沙巴州的其他兩位專家則認為毀林還是在婆羅洲犀牛的命運中起到了作用的。

潘恩說,重點本來應該是把僅剩的犀牛聚集在一起,讓它們繁育,而不是花這麽大精力設立已經沒幾只犀牛可保護的所謂保護區。“要是剩下的犀牛的繁殖率已經低於自然死亡率了,那就算是進一步阻止盜獵也無濟於事——但這恰恰就是現實中發生的事情。”

但他說,這一點依然沒有得到主流保護組織的承認。“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物種生存委員會,以及主流的動物保護NGO,依然在否認這一點……依然在重復設立保護區和保護單元的老生常談。”

如果體外受精不足以解決問題,研究者正在考慮將兩個亞種混合,犧牲亞種獨立性來挽救物種本身。蘇門答臘犀牛指名亞種還有六只生活在人類飼養下,如果和婆羅洲亞種混合起來,就是九只。如果盜獵和毀林的趨勢不能被遏制,這九只就是蘇門答臘犀牛的最後希望;而如果人工繁育計劃也沒能成功,那麽地球上最引人註目的物種之一也許就將永遠消失。

原文來源:MONGABAY.COM
編譯來源:果殼網

Published by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