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炭地改植油棕: 通往災難不可避免的途徑

“泥炭地改種植油棕是對環境有害,然而,退化的泥炭地可以修復並且納入持續性的園林管理中。”馬塞爾西爾魏斯稱。

3888

泥炭地種植油棕被東南亞許多油棕種植園開發商視為一個有吸引力的選擇。它不僅是因為土地可以被廣泛的使用,其土壤儘管貧瘠,但仍能促進油棕種植活動。因此,擴張泥炭地轉種植油棕被認為是有利可圖的。

既然如此,為何將泥炭地轉作油棕櫚視為通往災難不可避免的途徑呢?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重點放在兩個主要的破壞及提供一些解決方案。第一,泥炭地轉植油棕排出大量的碳;其次,土地下陷將導致洪水及土地流失。

泥炭地是擁有積水的有機土層(泥炭)及持有百分之25的陸地碳或超過世界上所有的森林相結合的兩倍。當泥炭地被排幹以進行栽種將造成淨碳排放,原先儲存的碳就會被釋放。這已經導致全球百分之6的碳排放量;將近4分之一的土地使用單位的碳排放量。而東南亞地區的泥炭地退化佔一半。

另一個常被忽略的問題是土壤下陷。下陷是因為氧化及腐蝕的結果造成壓實導致土壤表面下降、收縮及物質(碳)流失。這是當泥炭地被排幹後不可避免的現象。例如:荷蘭,泥炭地下陷的結果導致該國3分之一的土地低於海平面,有些地區甚至是低至6到8公尺以下。海水倒灌的問題持續增加。儘管如此,通過泵式排水系統和廣泛的堤防系統引流仍舊是一個普遍做法。這是非常值得懷疑,如果這樣的系統在東南亞的熱帶泥炭地是可行的,無論是在經濟上或實踐上,考慮到涉及的廣泛面積和龐大的數量及降水量的峰值。泥炭沉降速率在東南亞地區為每年5厘米及氣候變化導致海平面上升將進一步加劇問題。 而低窪地區在泥炭土地被排乾後將面對前所未有的洪水及土地流失問題,並帶來嚴重的社會經濟後果。

明智的使用泥炭地
在東南亞地區大約百分之25的種植園在泥炭地。為了防止以上的災害,人們迫切需要加強醒覺、理解及有能力明智的處理泥炭地。這涉及到其餘泥炭沼澤森林的保育,同時,也考慮到它們具有高保護價值的地位。另外,也發展可用的土地以替代不可被持續種植的泥炭地。

其中一個替代方案是濕地種植(Paludiculture):土地管理技術即在濕潤行的泥炭地上進行生物種植。它需要適合於非常潮濕的環境下成長的農作物,如,土著泥炭沼澤森林樹種Jelutong樹(學名Dyera sp)其產生乳膠及Tengkawang樹(學名Shorea spp)所產生的種子可提供高品質的油。超過500種來自東南亞泥炭沼澤的本地植物擁有潛在的商業用途。

另一個土地使用方案是淡水魚種養殖以堵截排水渠,讓水文恢復。另外,土壤或水源組合及/或獨立使用,如養雞,也可考慮。這種替代方案可以有效的造福當地社區。

泥炭地退化因此可以恢復及管理,作為可持續和綜合景觀管理的重要組成部分。至於泥炭現有種植園的種植者基本上意味著需要長期的排水性能評估,並積極主動的移植種植園以防止洪水及土地流失問題。

RSPO(可持续棕榈油圆桌倡议组织)在最近通過的有關泥炭地原則和標準,建議在達到排水極限前重植2種作物的週期。另外,RSPO 也需要避免在泥炭地發展新的種植園。

Oil palm on peat- A path to (inevitable) disaster

新聞來源:Roundtable on Sustainable Palm Oil

Published by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