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特別專員:馬來西亞用水與衛生設施仍存問題

編譯:烏舜安咿
圖: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Rights to Water & Sanitation

原文發布日期:2018年11月27日 | 吉隆坡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作為聯合國安全飲用水和衛生設施人權問題的特別專員Léo Heller應馬來西亞政府邀請,於2018年11月15日至27日進行勘察與訪問。

在訪問期間,Léo Heller會見了民間社會的代表,包括原住民權利維護者、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性別者和雙性人維護者(LGBTI),環境保護分子以及其他代表與專家;他也到訪吉蘭丹州Kuala Betis的Temiar原住民村、沙巴州賓南邦縣的Tampayasaa村莊,以及砂拉越州峇南區Bakong和Menok村莊。

他於11月27日召開新聞發布會公佈其初步調查,並會在2019年9月提交最終完整報告於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四十二屆會議。

Léo Heller通過以下三個問題作為分析框架,以瞭解馬來西亞水和衛生設施的人權狀況,即:(一)水和衛生設施是否在馬來西亞受到關注;(二)誰被遺忘;(三)馬來西亞可如何前進。

他認為,從人權角度來看,水和衛生設施仍然是馬來西亞的一個問題。

馬來西亞擁有豐富的水資源,每年降雨量為971億立方米。Léo Heller在季風季節訪問馬來西亞,在零星的降雨中看見藍色的水箱,用以收集城市和農村地區的雨水。

根據2015年全球監測報告(世衛組織與兒童基金會聯合監測方案報告),在可持續發展議程通過後的第一次監測,馬來西亞92%的人口獲得安全管理的供水服務,82%的人口獲得安全管理水服務1。簡而言之,大多數馬來西亞人都可以使用水管和中央供水系統以及適當的衛生設施,無論是汙水處理設施,安全化糞池還是廁所。

Léo Heller表示,馬來西亞的一小部分人口從河流和溪流等地表水中收集飲用水,或依靠雨水。據官方資料顯示,沒有人在露天排便。在他逗留兩周期間,可以看到這些數位反映了城市地區的實際情況,他表示很高興確認馬來西亞獲得水和衛生服務的積極情況。

四項議程比對實際情況

Léo Heller通過馬來西亞人都知道的四個議程,來比對馬來西亞的獲水和衛生設施的實際情況,包括:(一)可持續發展目標(SDG);(二)新希盟政府的選舉宣言2;(三)馬來西亞的第11個發展計畫;(四)安全飲用水和衛生設施的人權框架的承諾。

首先,第一項議程為“可持續發展目標”,其基本原則是“不讓任何一個人掉隊”,換言之即是“每個人都參與進來”,並能追踪“所有環境中的每個人”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的目標,特別是對於不存在於國家調查中群體,且不再受到關注。

其二,Léo Heller強調現任政府在選舉前作出的“宣言”承諾中,第34點為提高大多數人的收入:“希盟將捍衛所有馬來西亞人的命運,不論他們的種族,宗教和信仰,特別是那些需要我們幫助的人。希盟的主要戰略是促進經濟發展,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同時 為低收入群體提供社會保障網路。”

Léo Heller表示,在2010年,馬來西亞在聯合國大會上投票贊成第A/64/292號決議,承認用水和使用衛生設施的人權。在第72/178號決議中,聯合國大會認可相遇安全飲用水和衛生設施的人權。

馬來西亞是東盟創始成員之一,東盟於2012年通過了“人權宣言”,承認安全飲用水和衛生設施的權利(第28(e)條),當中馬來西亞還批准了三項關於飲用水明確規定的國際人權條約:“兒童權利公約”第24(c)條;“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第14(2)(h)條和“殘疾人權利公約”第28(2)(a)條。

他說,為了使馬來西亞對可持續發展目標的承諾切實可行,以致馬來西亞為所有人實現普遍獲得水和衛生設施,我們必須為弱勢群體和邊緣化群體爭取更高的進步率。

Léo Heller對馬來西亞人民享有水和衛生設施的人權方式進行更深入的審查,並從機構如何以這些權利的框架為導向進行審查,結果發現出現一些差距,特別是與邊緣化群體有關的差距。

“這些差距與我提出的四個議程中,重申的法律和政治承諾相反。”

原住民群體

Léo Heller在話望生度過兩天,探訪7個特米雅族村莊,體驗原住民的生活。他看見原住民村莊在因大型專案(伐木、油棕與橡膠種植園和巨壩建設)導致洪水氾濫,而被重新安置的情況。原住民向Léo Heller解釋,對他們而言,失去土地意味著破壞他們的生活方式,包括傳遞傳統儀式、信仰、知識和實踐的可能性。在他與原住民相處的短暫時間裡,他了解並看到每個社區旁的河流被用於多種用途:作為洗滌的水源和代替如廁的地方。

原住民發展局(JAKOA)是一個專門的政府機構,根據《1954年原住民法令》第4條文:負責確保“原住民的行政,福利和進步”。從第二馬來西亞計畫開始到第十一馬來西亞計畫,鄉村及區域發展部在半島原住民村建造了供水設施,目標是覆蓋率達到90%。據該部稱,迄今為止在853個原住民定居點中,有701個(82%)已獲得供水。

在Léo Heller訪問村莊時見證鄉村及區域發展部所指的供水設施,並由原住民發展局管理。

“它們都是複雜的技術,需要適當的維護和操作,如果沒有經過充分的培訓,會超出村民的能力。除了技術水準的不恰當之外,還存在與外包合同進行操作和維護這些設施的差距,因此,我看到的是一系列無法​​運作的設施,而村民得自行找水源。”

他說,由於上述情況,原住民需依靠直接從河流和溪流收集的水以瓶裝運輸,由低可持續性的重力供水系統供應,或者連接到中央電網的系統,水資源稀缺。

“這些對衛生產生影響,在村莊內的磚房和公共廁所的建造是無功能的。當我向原住民詢問衛生狀況時,他回答道‘tanpa air,mana boleh kitaguna tandas?’(沒有水,我們如何上廁所)。”

Léo Heller參考希盟政府的競選宣言第38項承諾:促進馬來西亞半島原住民的利益”。 因此,他表示,希望看到更多的資源用於提升和維護原住民村的水利基礎設施,以便社區不再被邊緣化。“這些解決方案在運營和持續使用方面應該是可持續的。”

受大型項目影響的群體

在修建巨壩之前,居住在受影響村莊的居民受到政府的低度關注,預計一旦巨壩建成後這些村莊將不再存在。例如,沙巴州賓南邦縣的Tampayasaa村莊將受擬議的Kaiduan水壩的影響。

“有人抱怨這些村莊不再接受政府支持他們的基本需求,因為如果專案繼續進行,四個村莊將被淹沒,另外五個村莊將因其他原因需要重新安置。”

Léo Heller促請政府在決定實施供水大型專案之前,進行仔細的比較研究,研究不同的技術方案,以確保所有人口的水安全該分析以及最終決策必須與相關社區一起進行,包括受影響的社區和從每個解決方案中受益的人員,共同作出決定,如果沒有受影響原住民的自由,事先和知情同意,任何發展項目都不應該向前推進。

在建造水壩之後,需要仔細監測生計,特別是流離失所者和剩餘人口獲得水和衛生設施的方法。

砂拉越巴貢水壩的建設,在1998年約有1萬人被安置在15個不同的村莊,承諾提供一定數量的土地,免費住所和其他支援,以維持他們在新家的生計。Sungai Asap現在是流離失所者的家園,經過近二十年的努力,村民仍然無法獲得安全用水,並且面臨自給水品質問題。

在巨壩等大型專案的各個階段,從規劃、批准、建設以及短期和長期運營中都存在與水和衛生有關的人權問題。Léo Heller敦促政府在每個階段進行人權影響評估,讓受影響者以有透明的方式有意義地參與, 便於獲取資訊。

在訪問期間,Léo Heller瞭解到其他一些大規模的干預措施也影響了人們獲得安全飲用水的機會,例如伐木、大規模油棕種植園、棕櫚油加工以及其他有系統使用農藥的農業企業。

他表示將在2019年聯合國大會提交一份報告,重點介紹大型專案對安全飲用水和衛生設施的人權的影響,這是馬來西亞與其所有人口獲得用水有關的一個重要問題。

被排擠的邊緣化群體

在Léo Heller訪問期間,看到了幾種類型的非正規定居點,無論是馬來西亞人、無國籍、無證件或其他非正常身份的人,特別是在東馬。

在山打根,非正規定居點通常位於隱秘區域,在那裡他們無法察覺,或附屬於工廠或其他經濟活動,人們在那裡工作並賺取工資。這些群體依靠來自河流、工廠的自備水或近山的引力供水。在一些沿海村莊,水源是不存在的,村民不得不乘船前往另一個村莊收集水。

不幸的是,馬來西亞獲得飲用水的人數不包括居住在沿海村莊的人,傳統風格的房屋被稱為“長屋”,以及其他形式的非正規住區。看到小島嶼、沿海、山區和內陸農村地區的村莊分佈稀少,Léo Heller表示理解在確定人口數量方面面臨的挑戰。

截至2018年10月,難民專員辦事處在馬來西亞半島登記了16萬1454名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其中大多數來自緬甸,主要是羅興亞人。這些人口大多生活在吉隆玻地區或其他城市化環境中,他們可以在非正規市場中獲得工作。

由於沒有權利合法地留在馬來西亞,難民不能合法地工作,這會影響他們的生計,特別是水和衛生設施的人權。家庭收入低,政府政策、方案和補救措施被排除在外,對馬來西亞半島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充分享有水和衛生設施的權利產生了負面影響。

除了獲得水的可負擔性問題之外,Léo Heller瞭解到難民和尋求庇護者經常被拘留在拘留中心和監獄中。他與三名被拘留的男子進行交談,他們的故事表明在這些環境中獲得水和廁所的條件極差且幾乎不人道。

“正如我在向人權理事會提交的專題報告(A/HRC/39/55)中所寫,強迫流離失所者 – 難民,尋求庇護者,無證人員和處境脆弱的移民 – 是與馬來西亞公民相等,同樣有權享受充足的飲用水和衛生服務。”

此外,Léo Heller也提及其關於性別不平等的報告。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性別者和雙性人維護者(LGBTI)面臨結構性和系統性歧視。他強調限制性別承認法不僅嚴重破壞跨性別者享有基本服務權利的能力,而且還使他們無法安全地生活、不受暴力和歧視(A/HRC/33/49第9段 ,關於性別平等的專題報告)。安全和衛生設施必須安全、可用、可獲得、負擔得起,在社會和文化上可以接受,提供隱私並確保所有人的尊嚴,包括變性和性別不合規的人。

根據2017年姐妹要正義(Justice for Sisters)對跨性別人士進入廁所的線上調查,97名跨性別受訪者中有40人在使用公共廁所時遇到某種形式的歧視,另有26人在工作場所限制進入廁所。在調查中,42%的受訪者對使用廁所感到情緒緊張,而39%的受訪者因為上廁所時遇到的歧視性經歷而與自尊問題作鬥爭。在許多情況下,工作場所沒有包含多樣性的政策。

落後的沙巴與砂拉越人民

截至2016年,大約88%的沙巴人和砂拉越人與中央自來水服務有關。與西馬半島相比,這是一個不同的畫面。在大多數州,除了吉蘭丹之外,農村人口幾乎普遍享有供水

沙巴和砂拉越在2006年決定不通過改革水部門新制度架構的法令修正。由於這一歷史背景,供水和衛生服務的提供、資金和監管以及水務資產管理公司(PAAB)等機構的聯邦機制僅涵蓋馬來西亞半島,污水處理公司英達麗水(IWK)和國家水供服務委員會(SPAN)也僅涵蓋馬來西亞半島和納閩。東馬的兩個州屬保留了自己的體制框架。

Léo Heller說,希盟政府的“競選宣言”第41條承諾:“通過加強州屬的經濟增長來確保沙巴和砂拉越人民的繁榮:良好的基礎設施是經濟發展的關鍵…政府將確保所有人共享國家繁榮…確保向城市和農村地區提供清潔水和清潔能源”。因此他重申需要進一步擴大支援和改善沙巴與砂拉越的供水和衛生服務。

Léo Heller鼓勵聯邦政府與各州政府對話,通過獨立服務提供者的機構,協調該州的水和衛生服務管理。他說,沙巴、砂拉越和吉蘭丹的水供服務水準低於其他州屬。為彌合這一差異,聯邦政府必須實施有針對性的政策,包括為這些州屬提供充足和可持續的資金。

“ 在西馬半島,原住民發展局的能力需要提高,確保原住民獲得適當的服務,符合他們的文化價值觀,且服務是可持續的。在東馬,生活在農村地區的原住民也需要政府給予特別關注,以便改善他們獲得水和衛生服務的機會並確保可持續性。”

邊緣化群體,包括難民、尋求庇護者、無證人口和非正常情況下的人需要特別注意,他認為這群體必須有權獲得與馬來西亞公民相同水準的服務“我強烈建議政府在設立一個協調機構,以評估最佳的法律、政治和預算策略,包括無證件無國籍人口和非正規人口,以提供充足的公共水和衛生服務這項評估必須包括廁所的條件和拘留中心的用水情況。

改善簽署國際人權條約的記錄

馬來西亞所有人口獲得飲用水和衛生設施的情況,重點是被拋在後頭的人。如果水和衛生設施在馬來西亞被法律承認為人權,且明確承擔實現這些權利的人權義務,則會描繪出不同的情況。

Léo Heller表示,他對於馬來西亞政府在11月23日宣佈不簽署“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表示失望,該條約的原則與本聲明中提出的若干問題非常一致。

他歡迎馬來西亞迎政府簽署《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又稱A公約),此公約規定了第11條所保障的適當生活水準權。聯合國經濟及社會委員會《第十五號一般性意見》清楚強調了“用水人權”及藉以保障其他權利實現之重要性,包括生存權、健康權及適足生活權等。“我期待在適當的時候實際簽署。”

“我要鼓勵政府根據其對通過《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的支持考慮簽署《國際勞工組織原住民公約(C.169)》。該公約闡明了這一點:原住民在其傳統上領域土地上的所有權和佔有權應得到承認。”

此外,Léo Heller也建議政府簽署《1951年難民公約》及《1967年難民地位議定書》、《1954年無國籍人地位公約》和《1961年減少無國籍狀態公約》。

他表示理解批准與前述國際條約的程式需要時間且需協調。與此同時,他強烈鼓勵政府考慮其提出的建議,並在國家框架內採取緊急行動,作為解決目前留在馬來西亞的群體和人口獲得水和衛生設施的臨時措施。

Léo Heller重申並敦促不要讓任何人掉隊,要求馬來西亞政府從人權角度實施解決辦法,繼續努力改善人人享有供水和衛生服務。

“我正在對我所進行的所有國家訪問進行後續分析。訪問馬來西亞也將成為該分析的一部分,在不久的將來,我將跟進研究馬來西亞如何逐步實現水和衛生的人權。”

***************************************

關於特別專員:

Léo Heller巴西)於2014年11月任命為聯合國安全飲用水和衛生設施人權問題的特別專員。他是巴西Oswaldo Cruz基金會的研究員;在1990年至2014年間,任巴西米納斯吉拉斯聯邦大學。

瞭解更多:
http://www.ohchr.org/SRwaterandsanitation

關注:

推特(@srwatsan)
Facebook(facebook.com/srwatsan

** 特別專員是人權理事會特別機制的一部分。特別機制是聯合國人權系統中最大的獨立專家機構,是理事會獨立的事實調查和監測機制的總稱,旨在解決世界各地的具體國家情況或主題問題。特別機制的專家在自願基礎上工作,他們不是聯合國工作人員,也沒有工資。他們獨立於任何政府或組織,以個人身份任職。

***************************************

有關1115日至27日的勘查與訪問:

(一)訪問

聯邦政府 —— 外交部(KLN)| 水務、土地與天然資源部(KATS)| 房屋與地
方政府部(KPKT)| 教育部(KPM)| 內政部(MOHA或KDN)|
衛生部(KKM)|國家水供服務委員會(SPAN)| 馬來西亞水協
會(MWA)| 農村發展部(KPLB)| 環境部(DOE或JAS)| 原
住民發展局(JAKOA)

沙巴州 —— 州水務局 | 其山打根區辦事處

砂拉越州 —— 美裡區的農村供水部門 | 汙水處理部門 | 北砂水務管理有限
公司(LAKU)| 古晉水務局 | 詩巫水務局

雪蘭莪州 —— 雪蘭莪水供公司(Air Selangor)和英達麗水(IWK)

吉隆玻與哥打京那巴魯 —— 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SUHAKAM)

 

(二)實地勘察

吉蘭丹州:Gua Musang Temiar原住民村:Peralong、Langsant、Jias、
Podek、Angkek、Jenut和Kelaik

沙巴州:山打根 —— Bahagia村莊和其他非正式居所
—— Penampang Timpayasa,Buayan、Terian、Tiku、
Bisuan、Mondolipau和Bolotikon村莊

砂拉越:峇南—— Lapok和Sungai Luton.

 

注:

1WHO/UNICEF JMP, Progress on drinking water, sanitation and hygiene: 2017 update and SDG baselines.

2Buku Harapan, ‘Rebuilding our nation, fulfilling our hopes’, available from: https://iamjaychong.com/download/manifesto-pakatan-harapan-ph-english-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