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雨林的無知

《星洲日報 · 砂拉越》 ­作者/詹雪梅

我沒到過峇南,沒進過熱帶雨林,對雨林生態也不瞭解,但一位女學者,卻讓我對雨林蠢蠢欲動,讚嘆不已。這位女士談吐溫文優雅,白晰的面龐上掛著一副眼鏡,很是書生範兒。然而談到峇南的雨林,這一方美麗的水土恐怕將因峇南水壩的興建而消失時,她溫婉的聲線和語速起了變化,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急促,聲量也不自覺的越來越大。眼神、肢體、聲調都透露著她的驚恐、憤怒和心痛。

這位擁有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動物生態學碩士學位的女學者汪美香,花了6年時間,融入峇南原著民的生活,研究生態、漁業和峇南河本土漁業。她可以如數家珍般羅列出峇南河裡的漁種,以及它們的繁殖方式與生活習性,也可以輕鬆辨別那是“搭峇魚”還是“恩不佬”,還是其他品種的淡水魚。

她發現,且證實潮起潮落,魚群來去,都是有規律的,並希望大家也知道這個規律的存在。比如在峇南河裡生長的“峇丁魚”憑靠著潮水的漲落回到出生地,在淺灘上產卵,36小時便孵化的小魚順著水流游走,直到來年,已長大的魚兒再回到出生地產卵,周而复始。試想想,一旦冰涼清澈的河水受人為影響,或阻斷,或蓄存而不再潮起潮落,這些魚的生活史必定被擾亂。魚群失去了原本的規律,河流裡的世界會起甚麼變化?

以河水、溪流為血脈的熱帶雨林又是甚麼景像?除了巨樹遮天,藤蔓糾纏,還有甚麼?進出森林無數遍的王美香做了一個很棒的比較。她說,因為溫度低,加拿大的森林很謚靜,但熱帶雨林卻熱鬧得不得了,一踏入雨林,就被虫鳴蛙叫和鳥蟬聲圍繞,此起彼伏,從每一個角落、每一個方位傳出。

其實,只要走進砂州的任何一片叢林,都可以有類似不同“級別”的體驗,四方八面都是不知名的聲音,忽近忽遠。我們可以想像,踏入雨林,就如同走進了一個永不停奏的交響樂廳,處處都是生命的讚歌。因為溫熱,砂州的熱帶雨林孕育著無限多樣,或大或小的,已知或未知的無限多樣生命。而這個渾然天成的生命大本營,也培育出豐富美麗的原住民文化。

雨林的萬物無論是虫鳥、野獸,還是游魚都有其規律,一旦被干擾、破坏,一切生活形態都將很難被複製,包括被山林賦予力量與創造力,得以繪出色彩豔麗造形獨特圖騰的的原住民文化。一旦被干擾、破坏,取而代之的將是一片死寂,植物、動物、原住民文化都將死去。

她說:我雖然不住在砂州,但我非常擔心。

我說:雖然住在砂州,但我從不擔心。不是因為我勇敢,也不是因為我對政府充滿信心,更不是因為我對未來滿懷憧憬,而是因為我無知。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